第三三三章 泼妇骂街

推荐阅读:我在末日开挂  麻辣小佳妻:总裁请宽衣  绝代神邪  鬼附身  阴阳代理人  名门掠婚:抢来的新娘  余生为你着迷  重生军少辣娇妻  

    燕莺当场甩他一个白眼,提醒道“你可别忘了,湖心岛,那两批反贼也是合伙联手的,结果被利用后,被人卖了都不知道,估计现在连怎么死的都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很明显,担心被卖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由不得她不担心,在幻境虽然联手行动这么久,可这次是要离开了,连怎么离开都不知道,真怕稀里糊涂被卖了都不知道,担心林渊这里过河拆桥。

    接触的时间也短,还不太清楚林渊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,有提防之心不足为怪。

    “呃…”罗康安大概懂了她的意思,悄悄溜了林渊一眼。

    林渊不是聋子,听到了,站了起来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燕莺“还是那句话,出口检查的很仔细,每样东西都要过手,我的幻术只能发挥一定作用,却经不住过手检查。”

    林渊“也可以不过手检查,可以不让他们接触到嗜血荆棘。”

    燕莺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林渊“我说可能就可能。”

    燕莺“我要知道具体过程。”这事不清楚,她心里真的没底,真的担心被卖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林渊凝视着她双眼,平静道“你会知道的。只要你没有二心,你以后会发现,我是你最值得信赖的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日后,三道人影掠空飞来,落在了幻境出口处,正是林渊、罗康安、燕莺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一声喝,有守卫闪来,拦住了他们。

    这事自有罗康安出面,罗康安笑着拱手道“在下罗康安,这是我的两位助手。”

    罗康安?守卫愣了一下,辨认了一下,发现还真是罗康安,颇有点人的名树的影的味道。

    守卫脸色稍缓,语气客气了些,问“来此何干?”

    罗康安一副奇了怪了的样子,“来这里还能干什么?自然是出去。”

    守卫当即抱歉道“罗兄,幻境入口封闭了,你也看到了。”挥手指向了后方的山谷,那浓聚的迷雾确实消失了,陡峭嶙峋的山谷能看的清清楚楚。“未得允许,任何人不得进出。”

    罗康安笑道“我知你做不了主,我们等着,你去通报就是。”

    守卫拒绝道“罗兄,上面发话了,未经允许,任何人不得擅闯,我这里并未接到你要来知会,无须通报打扰,请回。你若沟通好了,再来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耶!”罗康安立马两眼一瞪,双手袖子扯了扯,指了对方鼻子问道“你叫什么?哪个部分的?老子仙都神卫营主驾出身,你一个看门的,敢跟我这说话?立刻去通报,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那守卫脸色一沉,抬手一挥,立刻有十余人闪来,成一排拦截,守卫喝道“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,立刻退下,否则后果自负!”

    罗康安胸口一拍,“我之前在荆棘海出生入死帮大军剿灭反贼,寂神君也说我有功,寂澎烈让我来的,你们有本事动我试试看,我看谁敢!”随口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没办法,林渊下了死命令,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让驻军打开出口让他们出去。

    一听是寂澎烈让来的,一群守卫顿时不敢轻举妄动了,互相看了眼,一人皱眉道“稍等。”迅速闪身而去通报了。

    很快,来了一群高级人物,为首的正是坐镇此地的与桓照等人平级的大统领齐铁铮。

    见到把这些人都给惊动了,一群守卫不得不承认这罗康安面子还挺大的,立刻退开到了两边让路。

    齐铁铮踱步上前,上下打量了一下罗康安,下面人也许不知情,他对荆棘海那边发生的一些事却是知道一些的。

    罗康安以前也见过他,认识,当即拱手道“罗康安拜见大统领。”

    齐铁铮皱眉道“神君什么时候让你过来的?我刚才联系了神君,你胡说八道,无中生有。罗康安,这里不是你瞎闹的地方,立刻滚开,否则休怪我军法无情!”

    若不是刚才联系时,寂澎烈让谨慎处理,担心下面人处理不当,他也不会露这个面。

    罗康安立刻瞪眼道“大统领,您可不能冤枉人呐?我事先可是和神君说好了的,我去反贼那边做内应,帮他剿灭了反贼,他便派人护送我回去的。如今我豁出性命帮大军剿灭了四批反贼,你们却连门都不让我出,是何道理?您若是不信,可以联系火神左使羽千重,还有荡魔宫神将郭骑寻,问问我说的是真还是假。”

    齐铁铮“我再说一次,神君说他没说过这事,立刻滚开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一排人当场刀枪齐出,威吓逼来,当即把罗康安给吓的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林渊略抬手,手指捅了一下罗康安的后腰,借着罗康安的后脑勺遮挡,嘴唇微动,微声吐出一个字,“上!”

    示意罗康安按照吩咐好的顶上去,不要怕,不要退让。

    罗康安目光扫了扫守卫手上明晃晃的刀枪,小心肝颤了颤,可还是深吸一口气鼓足了勇气,当场泼妇似的跺脚,指着天,破口大骂“寂澎烈,你言而无信,你逼我拼了命帮你剿贼,说好了我找到了幻眼,你便派人护送我回不阙城,如今老子找到了幻眼,你却过河拆桥!我算是看明白了,你就是不想老子把幻眼给带回去,你就是存心想搞垮秦氏,你们是在强取豪夺,一群臭不要脸的,还开什么幻境装模作样,让仙庭直接去秦氏抢好了,反正你们人多势众!”

    咣咣!胸脯连拍几下,好汉似的,挺着胸脯直接往枪口上顶去,“老子为仙庭卖命,尸山血海里打滚,天大的功劳也被你们抹杀干净了,这次为仙庭连剿四批反贼,又是如此,老子已经习惯了你们的不要脸,老子什么场面没见过,怕你们?来,有种杀了老子!”

    这须发怒张,横起来不要命的样子,硬是逼得当前的刀枪微微后缩,不敢往他胸口上扎。

    不少人面面相觑,不知情的人大多信了他的鬼话,因为大家或多或少都知道仙庭可能真的想吞掉秦氏。

    找到了幻眼?齐铁铮愣了一下,再看眼前这桥段,不由皱眉,挥手道“全部给我扣起来!”

    一群人马当场一拥而上,直接将林渊三人给擒下了。

    罗康安挣扎着嗷嗷乱叫,那叫一脸的悲愤,“好啊,好啊,来呀,我不怕,反正你们已经杀了我老师龙师雨,也不会在乎多杀我一个,今天要是弄不死我,我回头去仙宫喊冤,告你们这群王八蛋,我倒要看看仙界还有没有公道!”

    这泼妇骂街的阵势,令燕莺暗暗哭笑不得,若不是亲耳听到了林渊的授意,她只怕也要信了。

    也很无奈啊,出了雾市后,这已经是第二次被仙庭给抓了,是不是被抓的太频繁了点?

    什么叫我们杀了龙师?和我们有屁的关系!齐铁铮听的牙疼了,嘴角抽了几下,他知道罗康安说的不是那个意思,却还是喝道“让他闭嘴!”

    立马有人出手,当场让罗康安叫嚣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让他闭嘴不行,再嚷下去太难听了。

    下面人问如何处置,齐铁铮挥手,让先关押起来再说,同时命人看好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罗康安三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抓走了。

    现场消停后,有人开始交头接耳,窃窃私语议论这事。

    齐铁铮则是快步回到指挥洞窟内,喝道“开启传讯阵,联系神君,就说我要和神君面谈。”

    这里找相关商会建立了通讯用的阵法,只是扼守要位,为了控制下面人私下与外界联系,为了断绝内外方便勾结的可能,通讯阵法平常是关闭的。

    “是!”手下领命。

    很快,一座光幕弹出,来回踱步的齐铁铮立刻走到光幕前站定。

    稍候,光幕里弹出画面,正是中枢大殿内的情形,寂澎烈也踱步出现在了画面中,羽千重也跟在一旁出现了。

    齐铁铮拱手拜见,“神君。”

    寂澎烈“怎么回事?还是罗康安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齐铁铮应下,沉声道“罗康安当众叫嚣说,说他去反贼那边做内应帮助剿贼,你答应的条件是派人马护送他回去。”

    寂澎烈“那家伙就不是个好东西,他说的话也能信?没错,他是说过那事,可我没答应。”

    齐铁铮不解“没答应,他能冒险去反贼那边做内应?”这话连他都不信。

    寂澎烈皱眉,对他这问话方式很不爽,沉声道“难道我还能骗你不成?这事,唐术等四位大统领都知道,你回头问问他们便是。是那狗东西自己跑去瞎折腾的,他想干什么?以为办了点事就能逼我就范不成?”说到这事,他就来气,瞎折腾也就算了,还差点把他的性命给搭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听唐术等人都能作证,齐铁铮也就信了他,疑虑道“他现在叫骂的很难听,当众骂神君过河拆桥,不但骂神君,还连仙庭都给骂上了,骂神君阻拦他出去是想搞垮秦氏,骂仙庭强取豪夺想吞并秦氏。”

    寂澎烈顿时一脸狞笑,“好小子,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

    一旁的羽千重出声了,“齐大统领,你没直接给他几个嘴巴,先打掉他几颗牙再说?”

    齐铁铮斜了他一眼,徐徐道“他出言无状,口出狂言,我倒是想出手教训,可他说他找到了幻眼,那么多人看着。”言下之意是,不方便出手的原因你们懂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幻眼?”寂澎烈愣住了。

    羽千重亦凝噎无语。

    寂澎烈皱眉再问,“他真找到了幻眼?”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