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九二章 就握了个手

推荐阅读:太玄封天印  噬天狂战  逆天小农神  终极兵神  花间高手  至尊医皇  次元法典  神龙皇者  

    灵山是仙界最高学府,对绝大多数人来说,那是如雷贯耳的存在,而龙师身为灵山创始人之一,又是灵山三大院正之一,只怕没听说过的人不多,尤其是龙师雨被打入炼狱处决,曾轰动一时。

    对她朱莉来说,曾经的龙师绝对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、高高在上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,竟然是龙师那般人物的亲传弟子?她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门口,屋内靠墙壁的晋骁隐约听到,亦目有震动神色,显然是也没想到罗康安还有这样的背景。

    林渊观察到了,猜到了这位之前的确可能不知情,也能理解,他之前不也是一直查不清罗康安的背景,实在是隐藏的有些深。

    罗康安两手一摊,“怎么,不信?你若不信可以找人问问,我进入仙都神卫压根就没有经过考试,是我老师直接举荐的,打了个招呼我就进了神卫,不过这事知道的人不多,首先是老师的教导,其次是我这人很低调,有些事情没有拿出来显摆的必要。

    要不是我老师出事了,我也不会来这里,若老师还在,仙都神卫没人敢为难我,就算是荡魔宫二爷也要给几分薄面。其实秦氏竞标,我也不想出那风头,我只想低调混日子过,可是没办法,树欲静而风不止,我想低调,可那些参加竞标的商会太过分了,我已经认怂了,他们居然还想暗下杀手。

    我没办法,是他们逼我出手的,既然非要不死不休,我只好出手把他们给宰了,以致于让自己站在了所有人的眼前,这并非我所愿,包括这个副会长的位置。其实这些事我都不想说,实在是朱莉小姐对我误会太深。不要看不起不张扬的人,我是不张扬,但不代表我没有张扬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里面靠墙的林渊抬头看了看屋顶,再瞥了眼晋骁的反应,只见对方眼中流露有若有所思神色。

    朱莉愣了半晌,回过神又忙解释道“罗生,我并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罗康安“有没有,大家心知肚明,我知道,在许多人眼里,认为我这个秦氏副会长只是个摆设,可实际上,眼前掌握整个秦氏至关重要的人,除了遮无子就是我…算了,这是会长对我的信任,这个就不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朱莉面露狐疑,什么至关重要?

    但是没得到答案,罗康安说不说就真的不说了。

    晋骁已是目光急闪。

    林渊是真正无语了,发现让罗康安交代的事,那厮竟然不带喘气的一口气全给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话又说回来,该怎么说肯定是由罗康安自己视情况临时掌控的,罗康安话题切入的时机还算不错,一股脑吐露出来也没什么违和感。

    罗康安叹了口气,“朱莉,该说的不该说的,我都说了,我的心意你知否?”

    朱莉内心里很无奈,装糊涂道“朱莉愚昧,听不懂罗生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罗康安盯着她,“从我们在鲲船上相遇,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,我就喜欢上了你,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?”

    这是直接表白上了,晋骁脸色沉下,竖起了耳朵听。

    林渊又抬头看向了屋顶,服了某人,还真是什么话都说的出口。

    把我当未经人世的女人呢?朱莉也是好气又好笑,忍不住调侃道“罗生这话不该对我说吧,诸葛曼,罗生这话应该对她说才是,你表白错了人,让诸葛曼女士情何以堪?”

    “是,诸葛曼目前是跟我在一起,但她和你不一样,我没办法欺骗自己的内心。”罗康安说话间伸手了,竟伸手过去抓住了朱莉的柔荑,“给我一次机会好吗?”

    林渊感觉自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朱莉被闹了个措手不及,没想到眼前这厮这么大胆,竟然敢对自己动手动脚,已经是惊的甩开他手站起,沉声道“罗生,请你放尊重一点!”没像当初鲲船上大脚踹,已经留了情面。

    那声势,令晋骁猛然转身,林渊立刻上前阻拦,却被晋骁一把给拨开到了一旁,他已转瞬到了露台,沉声道“总执事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罗康安没想到甜言蜜语的攻势下,这女人还能有这么大的反应,失手了,顿时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朱莉回了晋骁一句,转而看向罗康安,脸带怒意道“罗生,你今天的话,我什么都没听到,也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,也请你自重。我希望以后能在公言公,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,别怪我找秦会长讲理去!”

    若不是顾及视讯的工作,顾及视讯和秦氏的关系,不要紧的事只能忍一忍,否则她现在就能让罗康安好看。

    罗康安尴尬道“朱莉小姐,你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算我误会了。”朱莉认了,手指屋里面,“方案的事还要不要谈?若是不谈,我就回了。”说罢转身而去,进了里面找视讯和广告处的人,至于罗康安来不来,随便!

    晋骁轻挪脚步,冷冷盯着罗康安,目中已是隐泛杀机。

    “朱莉小姐。”罗康安怕朱莉进去乱说什么,急忙追去,遇上晋骁挡路,抬手直接将晋骁拨了个踉跄,还没好气的给了句,“哪来的杂碎,一边去!”人也快步去了。

    晋骁愣了一下,再转身,又有一人挡在了眼前,是林渊。

    林渊淡然道“这里不是你公然撒野的地方,我奉劝你最好不要小题大做,否则后果会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威胁我?”晋骁冷冷盯着他问。

    林渊“你有本事动手试试,看你带着个人能不能安全离开秦氏、离开不阙城!”手腕上的古拙镯子已经在轻轻旋转。

    晋骁知道这秦氏有两个神仙境的高手,另有一个应该是跟林渊一伙的神秘高手,但还是上前一步,与之面对面在一起,没说话,抬手,慢慢将林渊拨开到了一旁,之后也快步进去了。

    话不投机半句多,在一帮人面前,朱莉没说什么,只听着两伙人议论,罗康安也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见半天讨论不出结果来,朱莉借口一句有点事,让视讯的人继续在这谈,自己先行离开了。

    晋骁冷冷盯了罗康安一眼,也离开了。

    视讯和广告处的人暗悄悄互相打量,都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“你们慢慢谈。”罗康安也背个手走了。

    一回到自己办公室,让了林渊进来,立刻把门一关,才有些慌乱地对林渊道“林兄,咱们是不是玩过火了?”

    林渊“你刚才对她干了什么,她怎么会那么大反应?”

    罗康安叹道“也没什么,就握了个手。”

    林渊能信才怪,“是摸了人家的手吧?”

    罗康安尴尬道“差不多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林渊奇怪了,“你那么急干什么,你自己不是还说要循序渐进吗?”

    罗康安能说是看朱莉听进了状态,然后自己老毛病犯了没忍住吗?一句话顶了回去,“是你让我加点火候啊!”

    想甩锅?林渊冷冷盯着他。

    罗康安干咳一声,“咱们先不要内乱,那女人不会跑到会长那乱说什么吧?”

    林渊发现这厮真是又想吃肉又胆小,“她不是说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吗?握了个手而已,有什么好怕的。下次注意点方式。”

    罗康安瞪眼“还下次?凭我的经验,这女人带刺,再追也没用,我看还是打住吧,别白费工夫了。”

    “继续保持接触。”林渊扔下话走了,不过没走几步又回头叮嘱道“以后见到了那个晋骁,客气点,别看不顺眼就对人家动手动脚,小心人家年轻气盛,惹得人家狗急跳墙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罗康安正憋着不爽,当即嗤了声,“朱莉背后站着洛天河,我可以忍让三分,那个晋骁算个屁,臭虫一只,惹老子不高兴了,随时收拾他!”

    “让你收敛着点就收敛着点。”林渊回头叮嘱一句,才迈步离去。

    回视讯的途中,晋骁驾车,沉默了好一阵后,忽再次旧事重提,“朱莉,我们离开不阙城吧!”

    对他来说,有些气,他没必要承受,但是朱莉不走,就绑住了他的手脚。

    沉默中的朱莉却答非所问,“罗康安说他是灵山龙师的学生,你觉得可能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晋骁“不知道,龙师那个级别的人,私人信息不是谁都能轻易打探到的。”

    朱莉忽道“去城主府!”

    晋骁看她一眼,在前方路口改变了行车方向,直奔城主府。

    抵达城主府后,求见还算方便,通报一声,得了回复的甲士立刻把朱莉领去了城主府深处,在一间殿内见到了洛天河。

    待她行礼后,洛天河问“什么事见我?”

    朱莉道“有件事想请城主帮忙打听。”

    洛天河哦了声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朱莉“我听说秦氏的副会长罗康安是灵山龙师的学生,不知是真是假,想请城主帮忙打听打听。”

    洛天河意外,“你从哪听来的这个消息?”

    朱莉“不瞒城主,刚刚不久前听罗康安自己说了一嘴。”

    洛天河淡然道“是不是有什么关系,你打听这个干嘛?龙师的事连我都不好过问,是你该打听的吗?”

    朱莉犹豫了一下,但罗康安的行为终究还是令她不高兴了,既然被问到了,也就说了一嘴,“罗康安现在是秦氏广告处的监理,这人的品性您应该也有所耳闻,最近时常跟我联系,令我很烦。”

    洛天河大概明白了,“他应该不至于乱来吧?只要不过分,我建议你也不要乱来,这个人可能不好惹。”

    从他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来,朱莉很意外,“不好惹?”

    洛天河“不用打听,他的确是龙师的弟子。我这么说吧,灵山开山之初,龙师就在灵山,那么多年,龙师的学生只有一个罗康安吗?若非把罗康安给举荐进仙都神卫,只怕谁也不知道罗康安是龙师的学生,罗康安很有可能还有些师兄存在,究竟是谁无人知晓,到了什么样的地位也无人知道,你懂我的意思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