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八四章 是非之地

推荐阅读:太玄封天印  噬天狂战  逆天小农神  终极兵神  花间高手  至尊医皇  次元法典  神龙皇者  

    林渊又道“针对罗康安的暗查,你可以斟酌调增一下,有一点基本上可以确定,他的确是龙师雨的亲传学生。”

    陆红嫣讶异,“还真是龙师的学生?没想到这厮还有低调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就他那张扬的性格,能高调的就不会低调,他也是没办法,龙师雨与天武大帝的妻子聂虹有恩怨……”林渊把罗康安说的大概情况讲了一下。

    陆红嫣听完后怔怔良久,最终唏嘘道“竟还有如此隐情,这个聂虹还真够豁得出去的,堂堂天武大帝的妻子,为了报复连自己名声都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罗康安以前经常说的一句话是,女人没什么好东西,你怎么看?”林渊忽淡淡问出一句。

    陆红嫣翻白眼道“这话说的,这家伙是受多了刺激吧?”

    林渊冷眼斜睨,意味深长道“红嫣,我一直很信任你。”

    陆红嫣听出了弦外之音,面露寡欢涩意,“王爷多虑了,我后悔的是年轻时不懂事,后悔走上了这条路,走了这条路,我没有聂虹那般任性的资格,我自愿的事,不会让王爷为难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雨了,笼罩不阙城的天擎阵,神奇处尽显,雨水畅快穿过大阵防护落下,打的到处滴答。

    有人继续在雨中徜徉,或因玩性,或因生活所迫,大多数人还是因雨缩在了屋里。

    慢慢放下电话的横涛走到窗前,推开了窗户,看着夜幕下的淅沥沥,伸手感受,迎着清新空气轻轻吁出口气来。

    这个电话的到来,虽没说清什么事,但让他意识到了,城主洛天河担忧的事情真的要出现了,不阙城怕是真的要出大事了……

    崖壁上,新开凿出了一个山洞,坐在洞口的魏平公坐那抱着琼浆玉液时不时灌上一口,偶尔又看看外面阴云密布下雨的天空,雨下了好些天,没有要停的迹象。

    他身后是一群将领探讨将来的布防,魏平公没兴趣参与,因为没劲,大家商量好了拿来,他看看便可。

    山崖下面的广袤大地上,许多人在冒雨赶工,甚至有修士在驾驭大型兽类整理工地。

    下雨也不好停工,和秦氏签订了契约的商会是要赶工期的,不能及时保质保量完工,拿不到剩下的钱。

    目前资金充足的秦氏动用的人手很多,有钱好办事,工程进度飞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阙城视讯,忙到半途的朱莉放下了笔,展开双臂活动了一下身子。

    看了看窗外接连好些天不停的雨,伸手去拿茶杯,端到嘴边才发现里面空了,左右看看,才发现晋骁居然不在。

    晋骁在的时候,她的茶杯不可能空着。

    跟屁虫似的晋骁突然不在了,她反倒有些不习惯了,这些日子真的是习惯了晋骁的存在,或者说是习惯了晋骁的伺候,把她给伺候的舒舒服服的,就差给她洗内衣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上次两人无意中抱在了一块后,她的心态也略有了变化,至少淡化了晋骁和自己孤男寡女住一起的不适感。

    为此,洛天河还亲自开口问过她,打听了一下晋骁的来历,问她跟晋骁住一起合适吗?毕竟男女有别。

    她有些支支吾吾,说晋骁挺老实本分的,不会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洛天河倒是呵呵一笑,说你自己喜欢就好,反正年纪也不小了,这个年纪的人,男欢女爱找个男友也正常。

    私底下,洛天河把晋骁给调查过的事没告诉她,至少晋骁的来历清晰,暂时没查出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朱莉当时是被洛天河给说红了脸的,也被这提醒给触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她一直朝气蓬勃的要干一番事业,疏忽了某些方面,现在突然有个男人出现在了自己的生活中,心思也真的是动了,再看晋骁时,心里多了不对外人道的感觉。

    有人刚好在她的感情空窗期,就那么恰好的自然而然又令她措手不及的闯入了,也许这就是缘分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,林渊如是,张列辰如是,秦仪如是,关家如是,她朱莉也如是,世间芸芸众生皆各有各的不同的众生相,以各种不同的生活方式存在着。

    左右没看到人,朱莉起身了,出了自己的办公室东张西望,还是没看到晋骁的人影,于是找了外面就近桌前干活的人问,“看到晋骁没有?”

    那人想了想道“之前好像看到他上天台了,还没回来吗?”

    朱莉拍拍她肩膀,让她忙自己的,转身上楼,奔天台去了。

    来到楼顶天台出口,外面靡靡细雨,她本不认为有人,不过还是朝外面探头多看了一眼,结果竟看到一熟悉背影。

    是晋骁的背影,独自在雨中,屹立在凭栏处,任由风吹雨打,不知在发什么神经。

    “晋骁!晋骁……”

    朱莉站出口内躲着雨的喊了两声。

    晋骁回头看来,见果真是他,朱莉又连连朝他招手。

    晋骁转身走来,走到了门口,问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朱莉伸手拉了他胳膊,一把将他拽进了里面,指了指浑身上下被雨淋透的他,“你说怎么了?撞什么邪了,好好的站这里淋雨干嘛?”

    晋骁似乎才反应过来了,也看了看自己身上,有点尴尬道“最近有些糊涂,想让自己清醒一点。”

    朱莉一脸鄙夷,“你什么时候清醒过?这样能舒服吗?快去换身衣裳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晋骁嘴上说没事,事实上也的确没事,身形略晃,便见身上骤然升腾出雾气,信手一挥,雾气漫卷而去,消散在了外面蒙蒙细雨中,身上转瞬间便干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朱莉哑了哑,嘀咕“修士了不起吗?”不过语气稍候又缓,试着问了句,“是不是有什么心事,还是视讯这里有人让你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晋骁摇了摇头,这次没有回避她的目光,很认真地看着她的双眼,“朱莉,那份监控不见了的事,一定有什么问题,我觉得这不阙城不安全了,离开吧,我们一起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朱莉毫不犹豫地一口拒绝“不走!”

    晋骁脸上浮现无奈,“走吧,离开这里,我真的很担心。”

    朱莉瞪眼道“有什么好怕的?敢找来,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在作怪。你不是也说了,对方势大,人家若真要对付我的话,连仙都也能接连下杀手,我离开了这里就能安全吗?难不成要躲躲藏藏的躲一辈子不成?”

    这话也有几分道理,晋骁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!你若是害怕,你尽管走好了。亏你还是个大男人,最受不了你这种胆小怕事的男人!”朱莉一声鄙视,转身就咚咚下楼了。

    “朱莉。”晋骁喊了声,未能挽回朱莉,也就喊了一声,有些事情也实在不知该如何跟对方解释。

    刚刚之前,有人联系上了他,提了有人要对秦氏动手的事,有人愿出一百亿珠。

    换了以前,他也许会考虑,但现在,他有了顾虑,加上一些其它的原因,他拒绝了。

    虽然拒绝了,可他担心有其他人会接下这事,一旦另一路人马跑来动手了,他担心这边的局势失控,会危及到他想保护的人,一旦令他逼不得已出手的话,有可能会暴露自己。

    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,而是非常有可能,他想回避这场有可能会到来的危机,想带朱莉离开这是非之地,可是朱莉不肯走。他能说什么?告诉朱莉不阙城将要出事?到时候怎么解释?

    他有想过强行将朱莉给掳走,然而朱莉自己不心甘情愿离开的话,突然失踪会很麻烦,凭朱莉和洛天河的关系,不阙城这边肯定要追找朱莉的下落,首先就要怀疑到他头上,要让朱莉一辈子不能出来见光不成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早上,上班时间,林渊刚在停车场停好车,刚走出没多远,便不得不靠边站了。

    一溜车队来了,秦会长一行的座驾来了,行走的人都纷纷靠边让路。

    当中三辆银色车辆一模一样,让人分不清秦仪究竟是坐在哪辆车里面,不是秦仪排场大,而是安全方面的需求。

    坐在车内的秦仪偏头看,看到了站在停车场路边的林渊,略皱眉头。

    最近她一直想去一流馆玩玩,然而近期实在是太忙了,真的没时间,譬如今天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。

    待到一行座驾走了,路边的人才恢复正常来去。

    林渊打了个电话给罗康安,确认罗康安已经到了办公室,才直奔罗康安那。

    一到,便见罗康安正在办公室内到处翻腾,林渊坐在了一旁等着。

    没多久,罗康安歪着嘴,手里拿着一颗监控镜头过来了,放在了林渊跟前的桌上,不情不愿地问“是你装的?”

    林渊微微点头,是他装的,也不是他装的,是他让人装的,让那个曾经在他办公室装过监控的人装的。

    罗康安很无语,有脾气都发不出来,他原本以为林渊只是说说,只是警告而已,从发现第一枚监控开始,才明白,还真不是玩笑,如今更是切身体会到了,这被人三天两头有事没事就在他办公室内装个监控的滋味太难受了。

    换了谁都不喜欢自己隐私随时被人盯着,他都快被闹出了神经病,真正养成了每天上班就在自己办公室找隐蔽监控的习惯,一进办公室就疑神疑鬼,要放屁也得先检查一下周围再说。

    “你去开会吧,我等你。”林渊给了句。

    罗康安无奈去了,林渊就在这安心等着……

    待到罗康安再推门进来,一屁股坐在了边上,林渊问道“有什么新的情况吗?”

    罗康安摸出了烟,最后又放在了边上,长期受伤,为了能尽快恢复,随手一根雪茄的习惯都快被戒掉了,叹道“来了一批客人,会长发了请帖,把潘氏和周氏的客商给弄来不少,要与他们共聚一堂,说是要谈什么合作,啧啧,这是要把周氏和潘氏给往死里逼啊!”